……

郭守云放下手里的文件,起身走到窗边,看着外面郁郁葱葱的丛林和远山,脸上多了一抹深思。良久之后,才半转身,“鲁迪,我打算在羽林岛成立一个雏军营!”

“雏军营?”

“不错。从外面招人培训起来的武装人员虽然可以通过不断的训练,成为常人眼里的精锐,但你知道他们跟真正的强者之前有很大的差距,而且忠诚度很难去保证。所以,我打算从那些战乱地区收养一部分孤儿,从小就培养他们的战斗能力和素质,将来充实‘军刀’,以及后期更多的部门!”

越是富裕,手里掌握的权力越大,郭守云心里的不安感就越强。这也催使他越来越重视手里可以掌握的精锐武装力量的规模和能力,而且投入越来越多。

一开始他设置羽林卫只是单纯的想要有一支自己放心的安保力量,来保卫自己和家人的安。但随着莫莉出事,9·11、阿富汗战争、伊拉克战争等暴力事件的爆发,再加上他身处的又是美国这么一个武器自由化的国家,这使得他对羽林卫的规模和能力的期待变得越来越高。

鲁迪并不了解郭守云心里的想法,不过以自家老板的实力,以及现在世界遍地是的孤儿,他的要求并不难实现。

“我明白!规模方面…?”

“一百,每年一百!”

“这样会不会太多了?”

“鲁迪,并不是所有人都适合成为一个优秀的战士。那些淘汰下来的人,就让他们重新做个普通人吧。”

他在加州的孤儿院已经开始运营了,以后‘雏军营’淘汰下来的人可以转移到这里。

夏日室内长发清纯气质少女可爱迷人写真图片

“是!”

“还有。我只要那些拥有优秀士兵传统和高智商优势国家的孩子,也就是东亚人和欧洲人,除此之外一个不要。”

“明白,那女孩呢?”

考虑到自己身边的女眷,郭守云点了点头。

“比例不要超过20%!”

“是!…训练科目您还有什么要求吗?”

“军事指挥、格斗、情报、化妆、暗杀、心理,把你在海军陆战队学到的,甚至没学到的都交给他们。不要吝啬金钱,从世界给他们找最优秀的老师。”

“明白!”

“好了,我要说的就是这些。明天我要回美国,有事给我打电话。还有,马修要留下训练三个月,在他留在羽林岛恢复性训练的这段时间内,我的安就交给华雷和邓峰。”

“那他们的考核…?”

“我会让他们在4月15号之前去苏丹跟你们汇合!…任何人都不能逃避考核。”郭守云坚决道。

“密室里的黄金怎么办?”

“已经加工完了?”

“最多一个星期就能够结束。”

“多开设一些账户,存到汉华银行去,然后以匿名捐款的方式,放到汉华慈善基金名下。到时候我会让人配合你们!”

有汉华和凤凰在,洗白这批数额不算太大的黄金,其实简单的很。

“是!”

……

“爸爸,姐姐欺负我!”

冒着鼻涕泡的小萝卜头一下子扑进了郭守云怀里。后面紧跟着跑过来的小丫头大声反驳道:“是弟弟先把我的玩具熊弄坏了。”

“我没有,是它自己坏掉的。”

“你撒谎!”

“好了,好了,都不要吵!”

看着两个小家伙,郭守云感觉自己脑袋疼。之前他们还不会跑的时候,娇娇嫩嫩的,看着无比可爱。但现在能跑能跳,嘴皮子也利索起来的时候,他才真正体会到了什么叫‘熊孩子’。

整个郭氏庄园上百公顷,就没有他们去不了的地方,没有他们拆不了的东西。家里上百个佣人,都被他们整的鸡飞狗跳。而且,不仅仅是身为男孩的乔治皮,姐姐伊丽莎白更甚。从羽林岛回美国快一个星期了,郭守云耳边就没清净过。

“乔治、伊丽莎白,不要吵爸爸了,快来我这里!”拉过两个满脸不情愿的小家伙后,“布鲁斯,茱莉亚来了,在客厅。”

“我马上下去!”

话落,郭守云蹲下身,摸着两个小家伙的脑袋温声道:“好好听温蒂阿姨的话,爸爸回来给你们带礼物。”

“那你要快点回来!”伊丽莎白不情愿道。

“嗯!爸爸一定早点回来。”

最后看了一眼两个小宝贝,郭守云转身走出了书房。来到客厅,身穿深红色女士职业套装的茱莉亚·莱斯卡丽站了起来。

“让你久等了,我们走吧!”

“没关系,其实我也刚到。”

简单的聊了几句后,两人坐上保镖准备的车驶出了郭氏庄园。

“最近马塔怎么样?”

“你了解他,自从他当上了旧金山市议会的议员后,就把部心思都放在上面了。”

郭守云点了点头,“那你们的婚礼呢?打算什么时候?”

“我们暂时不打算举办婚礼!”

“为什么?”

茱莉亚·莱斯卡丽温柔的摸了摸自己仍然平坦的小腹,“医生说我已经怀孕8周,所以我们准备等孩子出世后再办婚礼。”

“是吗?什么时候的事?”

“两天前刚检查出来!”

“太好了,恭喜你,茱莉亚!”

“谢谢!”

“不过马塔也太不够意思了,这种喜事居然不第一时间告诉我。”

“他打算在生日的时候,给大家一个惊喜。不过被我先曝光了!”茱莉亚轻笑道。

“布鲁斯,你可要为我保密,不然被他知道,回家可要埋怨我。”

“好吧!”郭守云点了点头,“看来我要精心准备一份礼物了。”

“千万不要太贵重。否则,我们不会要!”茱莉亚连忙道。

“放心吧,我心里有数。…不过你现在怀孕的话,郭氏慈善基金那边的工作是不是要先放一放?”

“不用。我现在才8周,距离预产期还早得很。而且,基金会的工作并不算重,我能应付!”

“那就好。如果感觉到累就几时休息,否则万一出点什么事。马塔那边我可不好交代。”

“我知道!没关系的!”

两人聊着天,车子很快从郭氏庄园来到了圣何塞附近的坎贝尔小镇。在小镇东端不远,就是一片被森林包围的红色建筑。

“这里原本是一处占地2英亩的度假别墅。目前连带这栋别墅,以及周围1500英亩的土地已经部被我们买了下来。因为是非营利性的慈善学校,所以价格很低,总共花了不到300万美元。现在学校还在建设期,所以招收的孩子并不多,只有不到100人。等到一年后,布鲁斯中学部建设完成时,这里能够为至少2000名孩子提供住宿和吃饭在内的方位服务。”

“不错!”

郭守云四下打量一番后点了点头。

“…我从华夏带回来的两个孩子都在这里吗?”

“都在这里。”

“我去见见他们!”

“我带你去!”盘她s软件怎么搜不到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