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这话才说完,轿子又是一个倾斜,我的后脑勺又磕到了椅子上。

奶奶的,最主要的是,我跟向南都被手铐锁住了手,我们两人的手,也根本没办法抱住东西,只能抓住某些物体,但终究是不够力气,随着轿子的上下晃动,左右摇摆,也会脱离了抓住的物体,在轿子里磕磕碰碰的。

而向南也比我好不到哪里去,也在不断的磕碰中痛呼。

所以我们这个轿子里面,简直是不断的响着我跟向南的哀嚎声,简直是跟杀猪没区别了。

终于,我感觉轿子平稳了。

而后,我听到轿子外面,传来了鬼大哥的声音,“到了。”

我跟向南都常常的呼了口气,我们想打了一仗似的,身疲惫的瘫倒在轿子里面猛喘粗气。

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突然,我们的轿帘被撩开,商渊的身影,出现在轿子外面,他正低头凝眉看着轿子中狼狈的我,沉声问道。

“商渊,快帮我们把这手铐给解开了,他二大爷的,这阴间手铐没想到竟然那么难解。”我之前在轿子里的时候,试过解开这手铐的,可压根儿动不了。

而向南也试过用鬼术来解开这手铐,可依然不得法,解不开,想必这手铐是特制的,专门来压制鬼的,所以就算是鬼术也解不开。

不过商渊那么厉害,我想他应该没问题吧。

商渊手指一弹,一道红光便射向了我的手铐锁孔。

一个魅惑姑娘

咔嚓一声,手铐应声而开,我一直被禁锢的双手,终于得到自由了。

我揉着手腕,被手铐都能得泛红了,还被莫测的脱了皮,现在才发现痛。

“姐夫姐夫,也帮我解开。”向南也连忙朝商渊伸出手来。

如法炮制,商渊又弹指一到红光,向南的手铐也解开了。

“出来。”商渊看了我跟向南一眼,随后,他宽袖一甩,转身朝大厅走去了。

而这鬼抬轿停放到了阳台上,我率先从轿子中走了出来,而后向南出来后,却不敢进我的阳台门。

我从阳台踏进大厅后,看到向南还在阳台里杵着,不禁纳闷的道,“你进来啊,做什么站在外边不动?”

当我跟向南下了轿子之后,那鬼抬轿就自动的离开消失了,所以整个阳台,就看到向南一个人趴在阳台门上,不敢进来。

“姐姐,你这屋子有下驱鬼阵啊,我的鬼术不成气候,不敢进去。”向南扁扁嘴,自己说自己不成气候,也真是挺委屈的。

“额,对哦,我叔儿的驱鬼阵我都老是给忘记,那个,商渊,你能让向南进来么?”我记得之前商渊叫来的御厨来我家之前,就是经过商渊帮忙,可以在我家呆一段时间可以不受驱鬼阵的反噬。

而走到大厅里的商渊听罢,他倒也挺好说话,再次反身回来,伸出手指在向南的额头一点,我看到一道红光就隐没在了向南的额头里,倏然不见。

“可以了,进来吧。”商渊从向南的额心收回手,说道。

“谢谢姐夫,还是姐夫最厉害。”向南一脸崇敬的朝商渊说道。

“等等,我们看看那几个警员有没有追来。软件分享蓝奏云”我往远处看去,没看到任何鬼影,这才松了口气。

“这鬼抬轿的速度那么快,鬼差肯定追不上的。”向南说道。

“也是,追上来了也没事,反正有商渊在。”我笑着说道。

“姐姐,你刚不是说不用鬼抬轿用道术的么,咋怎么突然又用起鬼抬轿来了,我都差点给懵了。”向南跟着我一起进了大厅,一屁股坐在沙发上,朝我纳闷的问道。

“废话,我的桃木剑符纸都不在手上了,我的道术也发挥不出威力来,当然是得用上鬼抬轿了。”我横了眼向南,咱得审时度势啊不是?

“说的也是哦,如果你用道术的话,估计我们现在已经被进入了地牢了。”向南听罢,恍然大悟的点了点头。

商渊在沙发上闲适优雅的坐下,不过神色似乎不太好看,他眼神淡淡的看了看我,又看了看向南,看的我们都有点儿背脊发凉毛骨悚然的。

“说,你们去阴间做什么,又闯了什么祸,竟然还被抓去地牢?”就在我们感觉神经紧绷的都要断了之后,商渊终于好心的开口说话了,这冷飘飘的语气,听的我跟向南不约而同的抖了抖。

“呃,那个,是这样的,我就是觉得闲得慌,然后就跟向南去阴间逛逛,然后就去了茶馆听听八卦,没想到,就被那些八卦的人扯住了不准走……”我把在阴间发生的狗血事大概简洁的跟商渊说了一翻,随后,我缩了缩脖子说道,“这真不能怪我,我哪里知道就押注也会被聚众赌博的罪名论处的。”

“所以,本尊联系你时,你是刚好想接手机却因为包包被拿走了所以没接成?”商渊好奇葩,他听我说完之后,关注点竟然在这个点?

对此,我十分惊奇,怎么我感觉我跟商渊关注的点都不在一个频道上?

我以为他关注的是我怎么会压入阴间地牢。

可他现在敢情关注的点是我没及时接他电话的原因?

“对啊,商渊您老人家来联系我,那我肯定是得接的嘛,绝对不会故意不接的。”我一脸认真的点头说道。

“对对对,我可以作证,是真的姐姐想要拿出手机来的时候,包包就被那个警官用鬼手给拿走了。”向南这孩子也算是聪明了一会,他想必也知道了商渊要关注的点了,于是连忙也替我说的话作证。

商渊听我们两人诚恳而认真的模样,他刚才冰冷而略带不悦的神色终于缓和了下来,周身也不再散发出那种可怕的吓死人的威慑气息了。

喝,敢情商渊刚才看起来十分不悦是因为他联系我时,我没有及时回应他的联系?

好吧,想想也确实只有商渊才会这样,他辣么霸道,自然也是希望我随时回应他的联系嘛。

“既然没受伤,那就去洗漱吧,阴间被你们弄点乱子也没事,阎王不敢找你问罪,你是本尊的女人,他不敢拿你怎样。”商渊朝我说道。

哟,这话说的,够霸气。

更新速度最快赶紧来阅读!..